徐恩曾手下的九大“太保”,恶事做绝,唯独此人是一股清流

徐恩曾手下的九大”太保“,恶事做绝,唯独此人是一股清流

在民国有连个名震天下的秘密警察头子,一个是是戴笠,另一个就是徐恩曾了,他所经营的中统组织和军统一样,是出名的特工王国,在巅峰时期,徐恩曾手下有10万特工,不过数字不能说明一切,这些人大多是滥竽充数的角色,真正的高手只有九个人,他们都是徐恩曾手下的大将,在中统内居有极重要的地位。如果论资历、论能力、论贡献、论影响,他们完全可以称得上是中统九大“太保”。

徐恩曾手下的九大“太保”,恶事做绝,唯独此人是一股清流

顾建中是徐恩曾手下的第一位大太保。他在徐恩曾心目中的作用,也就相当于毛人凤在戴笠心目中的作用。但是,他没有毛人凤那样有官运。20世纪30年代初期,由于中统急于向外扩展,而盐务界又是旧中国最肥的差事之一,所以顾建中被徐恩曾派到盐务界打天下去了。中统特务对他也都有一种崇敬心理,若不是后来朱家骅横插一杠,这中统局长的宝座,徐恩曾之后,大概也就非顾建中莫属了。

濮孟九的地位与顾建中不相伯仲。特别是顾建中到盐务界打天下以后,濮孟九事实上也就成了特工总部的第二把手了。濮孟九是留德学生,徐童年时代的同学。此人的特点,一方面是性情软弱,不敢负责,缺乏魄力,一切听命于徐;另一方面是老成持重,沉默寡言,长于管理,精于内勤。多年来,濮被徐恩曾付以看家守院的重要角色。1941年,濮感到当了十余年的幕僚也没有当出什么名堂,油水也不丰,于是,学着顾建中的样子,抽身到粮食部打天下去了,先是出任粮食部调查处处长,后担任管制司司长,成为粮食界的特务大头目。

徐恩曾手下的九大“太保”,恶事做绝,唯独此人是一股清流

王思诚在中统的地位仅次于顾建中、濮孟九。但是,他对中统的影响比顾、濮都要深。其原因就是王思诚自进入党务调查科后,一直到徐恩曾垮台,他都没有离开中统一步,是追随徐恩曾时间最长的老特务。王为人思虑深远,长于谋划,长期出任特工总部书记室书记、中统第二组组长、中统局主任秘书等要职,是中统的实权派首领,徐对他言听计从,从谏如流。徐恩曾垮台后,王思诚主动外放到粮食部任督导处处长去了。

季源溥在特工总部时期,初任南京区区长,继任上海警察局的侦缉总队总队长,同时成为上海青帮的重要头目。季在上海甚至也开香堂,收门徒,成为上海滩上兜得转的大人物。也正是凭着这些关系,季才能对抗戴笠的围剿,成为上海警界里硕果仅存的中统大特务。中统局后来改组为中央党员通讯局和内政部调查局后,季一跃而成为党员通讯局副局长与内调局局长,成为中统的末代局长。

徐恩曾手下的九大“太保”,恶事做绝,唯独此人是一股清流

谢永存是中央党务学校的学生,陈果夫的嫡传弟子。此公长袖善舞,惯于交际,通达人情世故,重感情,讲义气,颇有人缘,确是一位干才。1943年,盛世才投蒋,国民党在新疆成立省党部,徐恩曾趁机将谢“推上去”。谢由是出任新疆省党部委员及组训处长等职,成为党国要人,并经常乘飞机来往于渝新空中,后因飞机失事丧身新疆哈密地区。

张国栋是从1928年便已进入党务调查科工作的老特务。顾顺章案发生后,其赴日本留学,回国后仍被徐恩曾召回中统工作。张把自己的权势和名利欲望都融入棋道,业余爱好围棋,棋术之精,中统特务中鲜有对手。张的精湛业务及与世“无争”的人生之道,使得他在中统不被人所忌,地位相当稳固是徐恩曾手下最重要的亲信之一。

徐兆麟也是叶秀峰的四大将之一,在徐恩曾的手下,比季源溥更不走运。在特工总部时期,徐在上海当了不到一年的区长,反共十分卖力,自认为工作相当出色,但徐恩曾说他在一个重要案件中有泄密嫌疑,从此不被重用。叶秀峰回到中统后,他时来运转被委任要职。

徐恩曾手下的九大“太保”,恶事做绝,唯独此人是一股清流

吴星伯与王保身是叶秀峰第一次主持党务调查科时期的四大将之二。叶被徐恩曾挤出调查科后,吴、王两人与旧主肝胆相照,采取同进同退的态度,先后离开调查科,转入其他部门工作。叶秀峰打回中统后,两人也双双奉召回局,吴出掌交通管理处,王主持督察室,是为中统的两大要津。交通处本就是一个肥缺,吴又善于抓住战后到上海接收的机会大肆敲诈,大发汉奸财。后来吴纸醉金迷、酒色丧身,叶秀峰居然说他是“积劳成疾”,甚为惋惜。而知道吴底细的特务,莫不骂他是“死有余辜”。

中统九大太保中,王保身算得上是一个特殊人物。从政治上来说,他自然也是一个国民党大特务,与其他的八大太保总归是一丘之貉罢了。但就其生活与操守而言,王的洁身自好,多少还能算得上是中统这股浊浪中的一线清流。王靠固定的薪俸生活,也能过清苦的日子,王任中统督察室主任,权力与责任是相当大的。要想在这个岗位上有所贡献的人,大都是能够为他心目中的政治理想献身的悲剧性人物。

徐恩曾手下的九大“太保”,恶事做绝,唯独此人是一股清流

在当时,这种人一般被称为“特务中的特务”。用我们今天的话来说,勉强地作一比较,大概相当于“纠风办”主任一类的角色。王主任就任督察大臣,看到中统被徐兆麟、季源溥等人弄得乌烟瘴气,甚为痛心,于是决定整饬中统“吏治”,下令对徐兆麟在南京办事处时期的各种不法行为详细进行侦查,然后向叶报告,结果徐一度被打下去了。王扳倒了徐,踌躇满志,又想摇动季源溥。但季树大根深,与叶勾结很紧。季不但安然无事,而且官运亨通,做官竟一直做到王的顶头上司。王保身劳而无功,从此败下阵来,一蹶不振了。

资料来源《特工老板徐恩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