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如何,由比滨结衣选择的都是伪物

小说对于人物塑造是逐渐深入的,这一点在《春物》中也有很多痕迹,没有人规定雪之下雪乃与由比滨结衣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同样追求真物的雪乃也会说谎,不断妥协维持空气的结衣也会生气,从最初的饼干委托到十二卷的舞会事件,由比滨结衣从雪乃和八幡身上看懂了很多东西,也牺牲了很多东西。

要评价由比滨结衣,离不开她最喜欢的八幡和雪乃,但是对于《春物》而言,结衣却可以说是游离在两人之外的角色,故事的最初八幡和雪乃就是处于同一地位的,八幡见到雪乃不久后就认定了“她的态度和我是一样的”、“我和她一定有什么地方很相似,我这样感觉到。”,但是对于由比滨,八幡却清楚的知道她并不是自己这样的人。

无论如何,由比滨结衣选择的都是伪物

由比滨结衣非常喜欢八幡,也非常喜欢雪乃,她清楚的知道自己和八幡与雪乃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八幡与雪乃都渴望真物,说话和行动是直来直往的,和他们相比由比滨结衣可以说是“伪物”的化身了,结衣非常善于迎合别人,非常了解人际关系的复杂,也常常看人脸色做事,用八幡的话就是“青春是伪物,是虚伪的狂言”,结衣维持着大家都能友好相处的气氛,并不完全表达出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因为……结衣是一个善良的人。

其实我早就发现了。有个地方是不容我踏进去的。我好几次站在那扇门前,却有种不可以进入打扰他们的感觉,始终只能从门缝间偷看偷听。其实我早就发现了。我想进到那个地方。就只是这样。所以,其实————我并不想要什么「真物」。

无论如何,由比滨结衣选择的都是伪物

那么,为什么由比滨结衣选择的是伪物,而不是真物呢?

因为真物不一定就是正确的选择,大老师一次次用自己的本心去解决问题,却不一定能换来别人的理解,在第一季最后“相模南”的事件中大老师就成为众矢之的,扮演坏人的角色让其他人团结起来了。

用静可爱的话来说,就是——温柔正确的人总是难以生存,因为这世界既不温柔,也不正确。

由比滨结衣选择的道路是温柔的伪物,但是她非常向往真物,结衣憧憬着追逐真物的八幡和雪乃,同时或许结衣也知道追逐真物的过程中是会受伤的,所以她选择成为一个润滑剂一样的角色隐藏自己的真心,来调节周围的气氛,如果没有结衣,八幡和雪乃会因为摩擦冲突渐行渐远吧。

“如果不管过去多久都没有变化的话,如果不管如何放在一边都不会褪色的话,那我并不反对称呼其为真货。这与那些过段时间或者略微放着不管就会损坏的假货是不同的。转过脸庞,撇开视线,假装看不见,已经被遗忘,即便如此都不会消失的话,那把它称为真心的愿望也是可以的吧。如果这是她所期望的结果,那我已无话可说。”

即便是伪物,也是有存在理由的,由比滨结衣一直都坚守着自己的“伪物”,因为她是一个善良的人,或许对于由比滨结衣而言,这样从不褪色的伪物对她来说就是真物了吧。在十二卷的幕间,结衣看着八幡离开的背影,泪水差点就止不住了,在面对八幡的时候,结衣一直不敢拿出自己的真心,她知道八幡是自己的英雄,但是她也希望八幡不要只顾及自己,结衣没有办法像雪乃那样放弃、让步、拒绝,但是她也有自己的善良,属于伪物的善良。

无论如何,由比滨结衣选择的都是伪物

由比滨结衣就是这样一个角色,虽然大老师说出“青春是伪物,是虚伪的狂言”,但是同时大老师似乎比谁都更懂青春,正因为经历过所以能看出一些本质,那么结衣呢?对于结衣拒绝真物的行为,我觉得结衣或许和大老师一样经历过被真物伤害的事情,所以选择了迎合别人的伪物,但是结衣选择的并不是虚伪,而是善良。

或许结衣会一直选择伪物,因为她就是一个擅长迎合别人的善良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