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彼得堡俄罗斯博物馆,镇馆之宝,《伏尔加河上的纤夫》

圣彼得堡俄罗斯博物馆,镇馆之宝,《伏尔加河上的纤夫》

今天小编要和大家聊一聊《伏尔加河上的纤夫》这幅画。得与失是哲学中一对对立统一的概念,在现实生活中这两者又时常纠缠在起。对一个国家来说,收集外国艺术品可能就是这种矛盾复杂性的具体体现。对俄罗斯、英国甚至美国这样在艺术成就上稍有逊色的国家来说,重金采购法国、意大利和西北欧等国大师的作品实在是一举多得。既提升了本国博物馆的收藏档次,又可以保值,归根到底是国家文化形象的强化和综合国力的体现。但是另一方面当本国博物馆中充斥着外国作品时,在名气甚至水平上略逊一筹的国内艺术品该向何处去,又成为新的问题。长此以往必将打击国内艺术家的创作热情,泯灭本国艺术的活力。美国的华盛顿国家画麻就将大量精力投入到对本国艺术品的收藏中去,英国也建立起了专门陈列本国艺术品的泰特画廊。

圣彼得堡俄罗斯博物馆,镇馆之宝,《伏尔加河上的纤夫》

以此保护本国艺术的良性发展。在俄罗斯,尤其是在颇受西风浸润的濒海城市圣彼得堡,这一问题更为严重。酷爱法国艺术的沙皇们几乎将艾尔米塔什变成了法国艺术陈列馆,俄罗斯本土艺术反而无人问津。作为迎难而上的解决之道,1898年亚历山大三世博物馆在米哈伊洛夫宫的基础上向公众开放。与法国气息浓郁的同城兄弟艾尔米塔什不同,这座博物馆把俄罗斯艺术品作为唯一的收藏对象。“十月革命”后,这座以俄罗斯为名的博物馆迎来了大发展时期。前苏联政府将艾尔米塔什博物馆俄国艺术部、美术学院博物馆和各皇家宫殿的藏品大量调拨给俄罗斯博物馆,大批被没收的私人藏品也在此时成为馆藏的一部分。这都为俄罗斯博物馆成长为一个世界级博物馆打下了基础。今天馆藏的重头是一座18、19世纪绘画与雕塑综合馆。

圣彼得堡俄罗斯博物馆,镇馆之宝,《伏尔加河上的纤夫》

以及一座以12到14世纪俄罗斯艺术品为收藏对象的早期俄国艺术馆。前苏联各民族人种志博物馆和大量的实用艺术馆藏也是馆内亮点。尽管俄罗斯博物馆收藏范围如此之广,但是在所有馆藏精品中,知名度最高,也最有国际影响的藏品依然是巡回展览画派的作品。比如历史画巨擘苏里科夫的《苏沃洛夫越过阿尔卑斯山》、瓦斯涅佐夫的《十字路口的勇士》等等。但是要提到镇馆之宝,则毫无争议地属于馆内最知名的作品,也许是全俄罗斯最知名的作品之一——列宾的《伏尔加河上的纤夫》。巡回展览画派之所以能延续半个多世纪之久,除了上文提到的舆论鼓励与资金支持外,拥有一套自成体系的人才培养机制才是最根本的原因。这是一套正规体制外的、特色鲜明的、拥有强大生命力的培养机制。

圣彼得堡俄罗斯博物馆,镇馆之宝,《伏尔加河上的纤夫》

巡回展览画派的代表人物列宾的个人成长道路就是这一机制最成功的典范。列宾与克拉姆斯科伊是校友,当后者愤而离开学院后第二年,列宾刚刚迈入校门,两人可谓擦身而过。很快克拉姆斯科伊积极的校外活动就吸引了列宾的注意,他选择了两者兼顾的发展策略,方面在学院内接受严格的写实训练,一方面参加彼得堡自由美术家协会的星期四晚会。在晚会上,克拉姆斯科伊传授的新颖美学观念仿佛为年轻的列宾打开了扇新的大门,令他看到了一条用画笔表现社会的道路。克拉姆斯科伊尽管只比列宾年长7岁,列宾却总是将他视为师长,并在自己的回忆录《抚今追昔》中多次不无感慨地提到这位亦师亦友的画家。来自克拉姆斯科伊的直接教诲和来自别林斯基与车尔尼雪夫斯基的间接陶冶,是年轻列宾成功的基石。

圣彼得堡俄罗斯博物馆,镇馆之宝,《伏尔加河上的纤夫》

巡回展览画派深入现实生活的风气令他走出画室,从广阔的俄罗斯社会和更广阔的大自然中寻求灵感。俄罗斯的母亲河伏尔加河是他最为向往并多次采风的地方。一条河就像一部活生生的社会画卷,各式各样的人以河为生,又在为这条河增添颜色。纤夫,这些完全靠人力将船只拉过浅滩的男人,往往因职业锻炼了一身富于男性阳刚美的肌肉,并以毅力著称,一直是很多画家热衷的题材。但是列宾的选题和出发点却超越了狭窄的形式范畴,将纤夫的境遇与命运上升到社会公正的层面,发掘出了深植于普通俄罗斯人灵魂深处的民族性格,这使他的纤夫画作成为一幅不朽的杰作—1870年至1873年的《伏尔加河上的纤夫》。与克拉姆斯科伊的代表作《无名女郎》不同,《伏尔加河上的纤夫》的主人公个个有名有姓,他们完全取材于现实生活。

圣彼得堡俄罗斯博物馆,镇馆之宝,《伏尔加河上的纤夫》

这是列宾多次实地采风并和纤夫们长期共同生活的结果。画布营造了一个无限广阔的空间,焦点集中于十一个饱经风霜的纤夫身上,尽管画布无声,观众却可以清楚地感受到炎热的气候。劳动是艰苦的,他们衣衫褴褛,乱蓬蓬的胡须几乎隐藏了他们的真实面貌。柔软的沙滩上留下他们深深的脚印,远处大船船桅上迎风飘扬的旗帜显示逆风拉纤的艰辛。列宾对圓面背景的运用颇为独到,颜色迷蒙却不黯淡,空间奇旷却又真实。第一眼看去,惆怅、孤苦、无助感涌上心头,这正是列宾为读者营造的第一层心理感受。在这层面上,观众会切身感受沙皇腐朽统治下劳动人民遭受的压榨与悲慘境遇,并对他们产生同情。但这绝不是全部。脚下的黄色沙滩随着河流的转折起伏成为一座坚实的底座,十一位纤夫的动态宛如纪念碑一般雄浑回荡。

圣彼得堡俄罗斯博物馆,镇馆之宝,《伏尔加河上的纤夫》

看一看最前面那位老年纤夫的眼睛,看不到一丝屈从,看到的是毅力,是用最宽广的胸怀对苦难的承受。同样的动作与神情还出现在除那位红衣少年外的另外九位纤夫身上。艺术要体现民族性是巡回展览画派一贯坚持的,克拉姆斯科伊在《俄罗斯艺术之命运》中曾这样说过:“我认为艺术不可能是别样的,它只能是民族的。”可以说,在这十位中老年纤夫身上,最鲜明不过地体现了俄罗斯民族的性格,尤其是性格中那份对苦难惊人的承受力。还有一位俄罗斯哲人曾说过:如果路上有一片积水,俄罗斯人不会绕过去,而是会踏过去。了解俄罗斯人抗击拿破仑和纳粹德国战史的读者也会知道,越是顺境,俄罗斯人可能会粗心大意,总是犯一些不该犯的错误。可越是逆境,尤其是看似绝望的逆境下,俄罗斯人往往能爆发出不可思议的勇气。

圣彼得堡俄罗斯博物馆,镇馆之宝,《伏尔加河上的纤夫》

不顾一切牺牲,取得最后的胜利。《伏尔加河上的纤夫》最大的成功之处,就在于成功地表现了那种托尔斯泰用整部《战争与和平》才传达出的俄罗斯民族性。上面只是第二层意义,那位不安分地试图挣脱身上纤索的红衣少年,为何被安排在画面最中间的醒目位置?为何所有人的衣服都是暗色唯有他的衣服鲜明为何别人的脸孔都埋在阴影中唯有他的面庞昂扬在阳光中?远方又有什么让他如此忘情凝望?这一系列问题也许无需解答,当时的列宾29岁,这也是米开朗基罗塑造《大卫》的年龄,青春激扬,热血澎湃,在这位红衣少年身上,寄托了年轻画家最深切的愿望——挣脱枷锁,赢得自由。在画家眼中,这位少年就是未来俄罗斯推翻沙皇统治,建立平等新社会的希望。看到这里,我们不禁想起梁启超的名句:

圣彼得堡俄罗斯博物馆,镇馆之宝,《伏尔加河上的纤夫》

少年强则国强,少年智则国智,少年进步则国进步。在最深重的苦难与最无望的奴役中,青春永远不会放弃希望。这就是29岁的画家告诉我们的。《伏尔加河上的纤夫》一经展出就为画家赢得了极大的成功,在此后的岁月中,列宾又创作出了一系列声名远扬的杰作—《伊凡雷帝杀子》、《查波罗什人给士耳其苏丹写信》、《意外归来》等等,这些作品都以高度的社会责任感和民族使命感传达了画家对社会问题的关注。列宾在86岁高龄逝世,回忆他的一生,人们总会想起画家未及而立的那幅《伏尔加河上的纤夫》。就一座以俄罗斯命名的博物馆而言,没有什么能比《伏尔加河上的纤夫》更有资格成为镇馆之宝。好了,今天小编就讲到这里了,喜欢小编的宝宝不要忘记点赞加关注哦,下次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