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涩18岁,我的第一次,我的成人礼

智华比我大一个月,那年我们17岁。

  在那个总以为恋爱很美、世界不对的年纪里,他总爱拉着我的手叫我小丫头,经常陪着我在学校后面的操场上疯狂奔跑,在我和父母吵架后总会给我一个温暖的怀抱。当我第一次踮起脚尖去吻他时,他竟然比我先红了脸。看着他害羞的样子,我忽然生发出了想和他一辈子走下去的念头。

  记得18岁那年,一天晚自习后,我们在大操场上手拉着手儿散步,不知怎么谈着谈着就谈到了拥抱接吻之外的事。天色很暗,我们谁也看不清谁脸上的表情,我俩神情都开始扭扭捏捏起来,却假装很坦然地谈论着那些对我们来说很模糊的事情。

青涩18岁,我的第一次,我的成人礼

  边走边聊,那天我们聊到很晚,直到回宿舍后,我的心还在一个劲地怦怦乱跳着。我小小的心里似乎埋下了一颗好奇的种子,拼命想向着出土发芽的过程。我想,智华或许也是如此,只是他腼腆,不好意思说出来吧。

  第二天,我和他又像往常一样,一起在食堂吃午饭。我们面对面坐着,都有些不好意思,当不约而同笑出声来时,又同时问对方怎么了。在片刻的沉默后,又心有灵犀的对视着。忽然,我心里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小声的对他说:“我18岁生日快要到了,到时我们一起过夜吧。我……我……我想请你……帮助我,完成……我的……成人礼。”

  没等我说完,他的脸就腾地红了起来,从耳根一直红到额头。我偷偷地看着他,心里暖暖的,对18岁的到来充满了神圣感。

青涩18岁,我的第一次,我的成人礼

  时间过得很快,距离高考只有三个月了,我的18岁生日也到了。这天,我在家认认真真洗了一个澡,穿上了新买的衣服,打电话给智华,问他准备好没。电话那头,他一个劲的喘着粗气,说话都有些结巴了。当我到达约好的见面地点,智华已经在等我了,他也是一身新装。

  他看看我,我看看他,都很不自然的笑着。我们谁也没有说话,默默地把各自带的零花钱拿出来凑在一块,展开、理好,一切都显得无比庄重。智华紧张地埋头数着钱,我看着他额头上渗出的滴滴汗珠,心脏瞬间像触电一般,加速跳动起来。

智华一手握着钱,一手牵着我,我们俩就像小偷一样溜进了一家小旅馆。他的手心在不停地出着汗,我的手心也湿了一大片。

青涩18岁,我的第一次,我的成人礼

  开房登记时,我背对着大柜台躲在一边,生怕服务生会从身份证上看出智华才刚满18岁。终于顺利交了钱,拿好房卡,走进那个暂时属于我们俩的房间。一走进房间,智华就冲进了卫生间,随后便传来一阵“哗哗……”的水声,十分有力地冲击着我的耳膜。

  我独自坐在床边,手不由自主地捏着衣襟,心里就像装了无数只小兔子一样乱跳着。当我一个人钻进被窝,想到将要发生的事时,我的脸立马火辣辣地烧了起来……

  但是,十几分钟后,我们就匆匆地退了房。事情并没有像我们想象的那么发展下去。当智华从卫生间出来时,脸上带着哭痕。我不知道他在浴室中发生了什么,慌忙冲了过去。他一把将我紧紧地拥在怀里,语无伦次地说着:“兰燕,我们回去吧……我……不想伤害你……我们……我们……还要高考……”

  接着,他便转过身去,我在他的身后,默默地穿着衣服……

穿好衣服,我们又默默地离开了那家小旅馆。

青涩18岁,我的第一次,我的成人礼

  我的18岁成人礼,就这样戏剧性地收了尾。后来,我们还是会一起牵着手在操场上散步、笑耍,只是谁也不会再提那些事儿。

  很多年以后,我偶然想起智华在旅馆的那个背影时、我穿衣时默默注视的那个背影。从那一刻起,就不再是一个小男孩的背影,而是一个男人、男子汉的背影——智华从等待我穿衣服时的那刻起,就在用行动来诠释着他对我的承诺,以及作为一个18岁的男子汉所应有的责任。

  原来,我的18岁成人礼,在无意中造就了另一个人的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