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是网红句,其实苏轼的原句更高级

提到古代的灿烂文化,自然不能不提占据重要地位的诗词,远至先秦时期的诗经楚辞,后有唐诗宋词,都在很大程度上增加了我们的文化底蕴。而唐诗宋词之所以能够相提并论,实际上得益于一个人,这个人就是苏轼,正如陈洵所说:“东坡独崇气格,箴规柳、秦,词体之尊,自东坡始。”也就是说苏轼提高了词的文学地位,改变了过去诗尊词卑的局面,让诗、词能够相提并论,这是一个很大的创举。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是网红句,其实苏轼的原句更高级

苏轼一生写了很多脍炙人口的诗词文章,应该说是最被现代人喜欢的词人之一,比如“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比如“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再比如“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还有“一蓑烟雨任平生”等等。

但很多人可能不知道,他还写过一首诗,其中的一段更是在现在被改编成为一个朋友圈的网红句,即“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相信这句话很多人都知道,它是现代人根据苏轼的《定风波·南海归赠王定国侍人寓娘》所改编的。原词是这样的:

常羡人间琢玉郎,天应乞与点酥娘。尽道清歌传皓齿,风起,雪飞炎海变清凉。万里归来颜愈少,微笑,笑时犹带岭梅香。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这里,苏轼其实是讲述了一个不离不弃的爱情故事,柔奴的高洁品性为苏轼所折服。我们知道,苏轼虽然给我们留下了很多的诗词,他豁达的心胸在词中体现得淋漓尽致,实际上他的一生充满波折,在官场上很不顺利,他正直的品性始终不曾更改,很容易就得罪人,所以外放和贬谪在他的一生中时有发生,而这其中,影响最为深远的就是乌台诗案。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是网红句,其实苏轼的原句更高级

1079年,刚成为湖州知州的苏轼因为一篇《湖州谢表》而引发了乌台诗案,苏轼被下狱,还牵连了二十多人,他们很多都被贬官外放,其中王巩因为与苏轼往来密切,所受牵连最重,被贬到了宾州,宾州地处岭南烟瘴之地,远离京城,生存环境很恶劣。

王巩不知道自己有生之年还能不能回来,于是将家中的奴仆和歌妓都遣散了,但其中有一位歌妓并不愿意离开王巩,她就是宇文柔奴。

柔奴是土生土长的京师人,原本家境也还不错,所以柔奴也读过一些书,善于应对,但后来家道中落,她不得不做了一名歌妓,后来被王巩带回府中,成了一名侍妾。她容颜绝丽,聪慧可人,能歌善舞,是王巩的一朵解语花,王巩对其很好,她也很感激。

所以在王巩被贬到岭南后,她并没有离开王家,反而自愿跟着王巩去往岭南。谁也不知道这名女子当时心中是怎么想的,一名弱女子跑到烟瘴之地去生活,会不会有去无回?这些她可曾想过?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是网红句,其实苏轼的原句更高级

或许,她觉得即便是死也要死在王巩的身边,于是她义无反顾地跟着王巩南下,到了人生地不熟、环境异常恶劣的岭南,在那里,两人一待就是近四年。或许就是因为王巩和柔奴之间的不离不弃,相互扶持,所以他们在宾州,纵然生活条件艰难,但精神生活却很富足。

王巩泼墨吟诗,访古问道,柔奴则有清越歌声,翩翩舞姿。生活并没有在他们的身上留下痕迹,而苏轼更是经常给王巩写信,两人通过信件交流。

1083年,王巩和柔奴奉旨北归,与苏轼有了一场小小的宴会,宴会上,苏轼发现岭南那样的险境似乎并没有在两人的身上留下风霜,王巩反而更加的淡定从容,居然面如红玉,而柔奴则容光焕发,仿佛他们过去的那近四年的时光并不是在岭南那样的地方度过的,而是在很舒适的地方过着很舒心的日子。

尤其是柔奴这个弱女子,跟着王巩在岭南生活了那么久,居然还会越发年轻,这让苏轼很是好奇,于是他问道:“广南风土, 应是不好?”没想到柔奴轻声说:“此心安处,便是吾乡。”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是网红句,其实苏轼的原句更高级

正是柔奴的这句话让苏轼对她有了敬意,他当即作词一首,赠与柔奴,就是上面提到的《定风波·南海归赠王定国侍人寓娘》。

上段主要提了王巩和柔奴的貌和才情,下段则注重歌颂柔奴的高尚情操和高洁品性,之所以“万里归来颜愈少”,是因为柔奴内心坚定,淡定从容,有赤子之心,才能在岭南那样恶劣的环境中还能愈发的年少。

而这一切的一切,不过是因为“此心安处是吾乡”,所谓心安处便是王巩在的地方,只要有王巩在,不管是在寒冷的北方还是炎热的岭南,她都能淡定从容的生活下去,而这种态度又感染了王巩,两人互相扶持,才有了见到苏轼时的模样。

这首词既是歌颂柔奴,也是表达苏轼自己的心境,他数次遭贬、自请外放,官场起起伏伏,但始终有赤子之心,能够坚持自己的内心,从不因为外力而改变自己的处世态度,他是真正的豁达,在逆境中生出坚韧的内心,不管身处怎样的环境,内心始终坚定,归来还是少年模样。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是网红句,其实苏轼的原句更高级

或许正是因为这样,才会在现在有了改编句“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当然,就意境来说,这个网红句远不如苏轼的原句高级。

实际上苏轼的这句“此心安处是吾乡”受白居易的诗影响很大,白居易曾好几次写到类似的诗句,比如在《初出城留别》中,他写道:“我生本无乡,心安是归处”,在《种桃杏》中又写道:“无论海角与天涯,大抵心安即是家”等。

不过,不管是白居易的哪句诗,都没有苏轼的这句来的高级,苏轼通过王巩和柔奴在岭南的遭遇,引出一种值得我们学习的人生态度,那就是无论什么时候,都应该乐观、豁达、内心坚定,坚守自己的内心。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是网红句,其实苏轼的原句更高级

其实我们在读苏轼的词的时候,很能感受到这一点,他的大部分好词都是在失意的时候写的,其中乐观的精神让人感动。在苏轼这里,词品即人品,所以他在后世格外被看重。他的词即便过去了近一千年,但丝毫不过时。

我们现在很多人从小锦衣玉食,被父母长辈捧在手心里,稍微遇到点挫折就想不开,其实很应该多读读苏轼写的词,结合他的那些遭遇,你就会知道,现在遇到的那些挫折实在不算是什么挫折,无论在怎样的环境中都应该乐观向上。

是的,苏轼一生沉浮,一生坎坷,但那又怎样,他会说:“也无风雨也无晴。”管它顺境逆境,他就是要“四海一生踏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