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惨烈的金门战役,也是解放军唯一一次全军覆灭

金门战役,是发生在第二次国共内战期间的一场战役。 1949年10月1日,毛泽东在北京宣布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同年10月17日,国民党军汤恩伯弃守厦门之后,叶飞将军将解放军在当地征召来的32条渔船分发给28军,决定集中船只来攻打金门,但是鉴于船只数量还是不足,日期一再的延后,终于在1949年10月24日当晚决定下令渡海进攻大金门,结果解放军登陆部队在岛上苦战三昼夜,后援不继,造成解放军进攻金门的军队全军覆灭。金门战役的失利,使解放军清楚了渡海作战的难度。

虽然突袭变成了强攻,死伤惨重,但在混乱中,抢滩登陆的解放军将士仍然以难以想象的勇气各自为战,猛冲狠打,数小时后,即攻克国民党军队沿海第一道防线直插金门内陆。而这时又一个预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

最惨烈的金门战役,也是解放军唯一一次全军覆灭

陈晓楠:金门位于厦门以东,由大小金门岛和大担、二担等几个小岛组成,面积150多平方公里,金门四面还海,多港湾口岸,潮高水深,北边和马祖毗邻,历来被称为是台湾的桥头堡。所以蒋介石就曾经说过“无金便无台澎”。1949年10月,为了达到把敌人的有生力量歼灭在大陆以及沿海岛屿,不让他逃亡台湾,为解放台湾创造条件的目的,厦门一解放,解放军第十兵团的司令叶飞将军马上就命令28军以6个团的兵力渡海进攻金门。

据战前侦察,国民党金门守军是李良荣第22兵团的残部,还有孙立人在台训练的刚刚调往金门没什么实战经验的一些青年军,不足两万。所以对此一战士气高涨的人民解放军可谓是志在必得。然而由于国民党军队撤离大陆的时候,破坏了沿海的大部分的船只,所以在两次更改攻击时间之后,解放军进攻部队只征集到了一次仅能航运三个团,大概是9000兵力的船只。而与此同时呢,在金门附近海域却又发现了载有国民党胡琏第12兵团的商船。不过所有的这一切都没有动摇作战的决心,各参展部队受命于10月24号进攻金门,上级的要求是猛攻、突袭、速战速决。

解说:由于缺少渡海船只,参展部队变更了作战计划,决定第一批航渡3个团先行进攻,待船只返回后,再航渡剩余部队,预定三天内结束战斗。1949年10月2人民,已被提拔为机枪班班长的徐钦林,怀着必胜的信心登上了即将驶往金门的战船。

徐钦林:当时(我们)就认为猛冲猛打,一下子就攻下来,非那样不行,一个人只带了一天的给养。

记者:只带了一天的给养?

徐钦林:对,顶多带两天的,为啥呢?因为是轻装上阵,一天就拿下来,一上去就拿下来。

解说:24日晚7时,解放军九千将士乘坐300艘大小木船离开了集结地向金门驶去,然而这支士气高昂,但毫无渡海作战经验的远征部队,刚一出港就遇到了强烈的东北风,战船编队被打乱,并失去了与上级的联系。

徐钦林:他那个船有的大有的小,大的慢,小的快,原来你这个营在这儿,(出海后)还不知道跑哪去了。他那个一混乱,你是一个团长,我是一个团长,你的兵不一定在你的手底下啊。

解说:在一片黑暗和混乱中,经过5个小时艰难的航行,25日凌晨2时,解放军渡海部队终于到达金门,但船还没有靠岸,战斗就突然打响。

徐钦林:我们这个村子(的一个)一登陆就打到那了,我看着。(我)离得很近,(他)当时就死了,(海滩上)一片死尸。

记者:一批批的倒下去?

徐钦林:就是那样。

解放军登陆部队全军覆没九千将士喋血金门

解说:虽然突袭变成了强攻,死伤惨重,但在混乱中,抢滩登陆的解放军将士仍然以难以想象的勇气各自为战,猛冲狠打,数小时后,即攻克国民党军队沿海第一道防线直插金门内陆。而这时又一个预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

徐钦林:那个东北风很大,那个船长一登陆,就上到那个沿上了,上到沿上,紧接着落潮,风也停了,那个船就在海沿上。天一亮,国民党用那个飞机扔汽油弹一会儿就烧完了,三百多条船一会儿炸光了。

解说:26日上午,国民党军队开始猛烈反攻。这支原本一触即溃的“残军”,似乎在一夜之间就变成了一群凶猛的野兽。

徐钦林:一攻就是一个团,一个师,苍蝇一样的哄哄地往上上,我那个机枪在那打得那么厉害,他有个战士还冲到我机枪前面来,照着我机枪打,一个手榴弹扔过来,打到那么个程度。

记者:从来没见过国民党军队像这样猛的冲锋?

徐钦林:是啊,俺是带着一万多发子弹啊。国民党一千多人往上冲,打得他看着就倒啊,我就没见过,打那么多仗,那么厉害的一些仗,我从来没见过那么个场合。

解说:徐钦林和战友们并不知道,这时,一直徘徊在金门附近海域不明去向的胡琏兵团已经登陆金门,他们陷入了近五万国民党海陆空大军的围攻。

徐钦林:上头一二十架飞机,尽是些加拿大飞机,它前面有五挺重机枪,一扫射就是四五十米的方圆,一个子弹挨一个子弹,那个炮就是一个挨一个响着,后头兵舰在往我们阵地上打着,没处躲啊。

解说:战至25人黄昏,解放军登陆部队已损失过半,这时徐钦林所在阵地又遭到了这一天最为惨烈的一次进攻。

徐钦林:敌人上来七八辆坦克,前头没部队了,打得没人了。

解说:情况危急,徐钦林手持机枪带领18名战友冲出了包围向西南撤退。

徐钦林:我眼瞅着18个人,这个倒下那个倒下。看着看着倒一个,看着看着倒一个,跑出200多米去。我跑着跑着这个退上一撩,我一看打到这边,那个血哗哗地。一个班就像亲兄难弟一样,撤到连长前头还剩下三四个了。我把机枪和重机枪交给连长,我说我这个腿打断了,不能拿枪了,因为是重机枪,重机枪是我们当兵的命根子,所以我有责任把机枪还交给首长,机枪交给连长以后,这就越打越厉害。

解说:连长带着剩余的战士冲了出去,这一走,他们就再也没回来。

最惨烈的金门战役,也是解放军唯一一次全军覆灭

陈晓楠:形势突变,第一批渡海部队处境危急,这让海峡这边因为战船被毁,只能隔海相望的数万将士心急如焚。第十兵团紧急四处搜调渡船,可是最终也只搜集到了能转载3个连兵力的船只。246团团长孙云秀奉命率领这300余将士支援金门。其实增援官兵都知道此一去必不返,但都凛然受命,他们把背包和贵重物品留下,写上自己的家乡亲人的地址请部队转交。而团长孙云秀临行之前,也请军首长在他死后,代为告知洛阳城东老家父母,让妻子改嫁,随后登船率部出征。

增援部队当夜顺利地登陆金门,但是于战局已是无补。10月26号国民党第12兵团的司令胡琏赶到了金门和汤恩伯等一起在前线督战,命令12兵团主力在飞机、坦克、军舰的协同之下,分3路向解放军的核心阵地发起了总攻。血战一日,已是弹尽粮绝。损失大部的解放军将士和国民党军队展开了惨烈的巷战、肉搏战。而27号凌晨,解放军登陆部队和大陆的联系完全中断,得知这个消息,苦守在海岸边的数万解放军官兵放声大哭,纷纷向天鸣枪,一时间枪声大作,哭声震天。

解说:9000将士喋血金门,全军覆没。而此时腿部受伤的徐钦林正和数十万伤员躺在一个隐秘的山坳中。

记者:从来没见过国民党军队像这样猛的冲锋?

徐钦林:是啊,俺是带着一万多发子弹啊。国民党一千多人往上冲,打得他看着就倒啊,我就没见过,打那么多仗,那么厉害的一些仗,我从来没见过那么个场合。

解说:徐钦林和战友们并不知道,这时,一直徘徊在金门附近海域不明去向的胡琏兵团已经登陆金门,他们陷入了近五万国民党海陆空大军的围攻。

徐钦林:上头一二十架飞机,尽是些加拿大飞机,它前面有五挺重机枪,一扫射就是四五十米的方圆,一个子弹挨一个子弹,那个炮就是一个挨一个响着,后头兵舰在往我们阵地上打着,没处躲啊。

解说:战至25人黄昏,解放军登陆部队已损失过半,这时徐钦林所在阵地又遭到了这一天最为惨烈的一次进攻。

徐钦林:敌人上来七八辆坦克,前头没部队了,打得没人了。

解说:情况危急,徐钦林手持机枪带领18名战友冲出了包围向西南撤退。

徐钦林:我眼瞅着18个人,这个倒下那个倒下。看着看着倒一个,看着看着倒一个,跑出200多米去。我跑着跑着这个退上一撩,我一看打到这边,那个血哗哗地。一个班就像亲兄难弟一样,撤到连长前头还剩下三四个了。我把机枪和重机枪交给连长,我说我这个腿打断了,不能拿枪了,因为是重机枪,重机枪是我们当兵的命根子,所以我有责任把机枪还交给首长,机枪交给连长以后,这就越打越厉害。

解说:连长带着剩余的战士冲了出去,这一走,他们就再也没回来。

陈晓楠:形势突变,第一批渡海部队处境危急,这让海峡这边因为战船被毁,只能隔海相望的数万将士心急如焚。第十兵团紧急四处搜调渡船,可是最终也只搜集到了能转载3个连兵力的船只。246团团长孙云秀奉命率领这300余将士支援金门。其实增援官兵都知道此一去必不返,但都凛然受命,他们把背包和贵重物品留下,写上自己的家乡亲人的地址请部队转交。而团长孙云秀临行之前,也请军首长在他死后,代为告知洛阳城东老家父母,让妻子改嫁,随后登船率部出征。

增援部队当夜顺利地登陆金门,但是于战局已是无补。10月26号国民党第12兵团的司令胡琏赶到了金门和汤恩伯等一起在前线督战,命令12兵团主力在飞机、坦克、军舰的协同之下,分3路向解放军的核心阵地发起了总攻。血战一日,已是弹尽粮绝。损失大部的解放军将士和国民党军队展开了惨烈的巷战、肉搏战。而27号凌晨,解放军登陆部队和大陆的联系完全中断,得知这个消息,苦守在海岸边的数万解放军官兵放声大哭,纷纷向天鸣枪,一时间枪声大作,哭声震天。

解说:9000将士喋血金门,全军覆没。而此时腿部受伤的徐钦林正和数十万伤员躺在一个隐秘的山坳中。

毛泽东早年唯一一次被捕揭秘:险些被处死

毛泽东为了组织秋收起义,在湖南四处奔走。他从长沙来到了株洲,又从株洲前往安源。安源是煤矿工人集中之处,他要发动工人参加暴动。九月五日,他在安源写给中共湖南省委的信中说:“约定十一日安源发动,十八日进攻长沙。”《彭公达关于湖南秋暴经过的报告》,一九二七年十月八日。这时的他,受“领袖同志”瞿秋白的影响,也想进攻大城市。

就在毛泽东从安源前往铜鼓县途中,他落入了敌军手中。

这是毛泽东漫长的一生中唯一的一次被捕。他差一点被处死!倘若不是他逃出了险境,中国的现代史和中共党史就要另写了!

据考证,毛泽东被捕的地点,是在湖南浏阳县和铜鼓县交界处的张家坊。

后来,毛泽东面对美国记者斯诺,如此饶有兴味地叙述他当时的“历险记”:

当我正在组织军队,奔走于汉阳矿工和农民赤卫队之间的时候,我被一些同国民党勾结的民团抓到了。那时候,国民党的恐怖达到顶点,好几百*嫌疑分子被枪杀。那些民团奉命把我押到民团总部去处死。但是我从一个同志那里借了几十块钱,打算贿赂押送的人释放我。普通的士兵都是雇佣兵,我遭到枪决,于他们并没有特别的好处,他们同意释放我,可是负责的队长不允许。于是我决定逃跑。但是直到离民团总部大约二百码的地方,我才得到了机会。我在那地方挣脱出来,跑到田野里去。

1925年在广州时的毛泽东

我跑到一个高地,下面是一个水塘,周围长了很高的草,我在那里躲到太阳落山。士兵们追捕我,还强迫一些农民帮助他们搜寻。有好多次他们走得很近,有一两次我几乎可以碰到他们。虽然有五六次我已经放弃希望,觉得我一定会再被抓到,可是我还是没有被发现。最后,天黑了,他们放弃了搜寻。我马上翻山越岭,连夜赶路。我没有鞋,我的脚损伤得很厉害。路上我遇到一个农民,他同我交了朋友,给我地方住,又领我到了下一乡。我身边有七块钱,买了一双鞋、一把伞和一些吃的。当我最后安全地走到农民赤卫队那里的时候,我的口袋里只剩下两个铜板了。斯诺:《西行漫记》,第一百四十一至一百四十二页,三联书店一九七九年版。

所幸毛泽东所遇上的是民团,不是国民党特务。这次死里逃生后,毛泽东在湖南发动了秋收起义……

毛泽东曾经捕过,至于到底被捕过几次,至今没有统一的说法。

比较确定的说法是,毛泽东在1927年被捕,后来通过贿赂团丁得以逃生,这次被逮捕是毛泽东一生中惟一的一次被捕。不过,有人著书称,毛泽东在1934年也曾被捕过。

1927年被捕巧脱身

1927年9月初,34岁的中共中央委员、中央特派员毛泽东奉命到长沙组织秋收起义、这天,商人装扮的毛泽东来到湖南浏阳与江西邻界的张家坊一个客栈。

毛泽东坐下来正准备吃饭,忽然闯进来一帮前来搜查共党的团丁。团丁大队长猜测毛泽东是共党分子,便将毛泽东以“共党嫌疑犯”的罪名逮捕了。毛泽东同其他“共党嫌疑犯”一道,被团丁们押往离此地不远的团防局。

负责押送毛泽东的两个团丁看他态度温和,没有捆他。后来,毛泽东开始和团丁唠近乎,问家在哪里?家中还有何人?在与两团丁谈得相当投机时,团丁也放松了警惕,毛泽东趁机塞给两个团丁几块大洋。在离团防局大院约200米的山林旁,毛泽东瞅准了有利地形,拔腿就跑。毛泽东钻进了山林,如泥牛入海无影无踪了。而两个受贿赂的团丁只喊叫,并不去追:

在美国作家埃德加·斯诺1936年完成的《西行漫记》中,记载了毛泽东这次被捕而又逃脱的经历。现摘编如下:

“我(毛泽东)被派到长沙去组织后来被称为‘秋收起义’的运动。

……

最惨烈的金门战役,也是解放军唯一一次全军覆灭

“(1927年)九月间,我们通过湖南的农会已经成功地组织了一次广泛的起义……当我正在组织军队,奔走于汉阳矿工和农民赤卫队之间的时候,我被一些同国民党勾结的民团抓住了。那时候,国民党的恐怖达到顶点,好几百共产党嫌疑分子被枪杀。那些民团奉命把我押到民团总部去处死。但是我从一个同志那里借了几十块钱,打算贿赂押送的人释放我。普通的士兵都是雇佣兵,我遭到枪决,于他们并没有特别的好处,他们同意释放我,可是负责的队长不允许。于是我决定逃跑。但是直到离民团总部大约二百码的地方,我才得到了机会。我在那地方挣脱出来,跑到田野里去。

“我跑到一个高地,下面是一个水塘,周围长了很高的草,我在那里躲到太阳落山。士兵追捕我,还强迫一些农民帮助他们搜寻。有好多次他们走得很近,有一两次我几乎可以碰到他们。虽然有五、六次我已经放弃希望,觉得我一定会再被抓到,可是我还是没有被发现。最后,天黑了,他们放弃了搜寻。我马上翻山越岭,连夜赶路。我没有鞋,我的脚损伤得很厉害。路上我遇到一个农民,他同我交了朋友,给我地方住,又领我到了下一乡。我身边有七块钱,买了一双鞋,一把伞和一些吃的。当我最后安全地走到农民赤卫队那里的时候,我的口袋里只剩下两个铜板了。”

毛泽东1927年的被捕被视作他一生中惟一的一次被捕,不过,在陈鸿年、吴越合著的长篇纪实回忆录《九死还魂草》、吴越著《我的爸爸是冤鬼》里却记载,毛泽东在第五次反围剿之后,曾经被围剿部队的军长樊崧甫的手下所捕。

吴越的父亲吴山五十年代是上海市司法局第一法律顾问处民事组组长,当时兼任樊崧甫的私人秘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