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对木箱,两家人共同的记忆

前年夏日的一天,我刚午休起来,一个与众不同的电话给我带来了巨大的惊喜,我儿时的伙伴,在别离了45后找到了我。当她确认了我的身份,才报出了自己的姓名魏文,我顿时一声长叹唉呀呀,她告诉我为了找到我,经历了千辛万苦,我真是太感动了。

不久后的一天,我们终于相见了。离别时,我11岁她8岁,再见时,我们都鬓染白发,我的孙女也已上小学了。

两对木箱,两家人共同的记忆封面

叙旧,我们不能不谈到两对木箱的故事。那时我们生活在大西北,一个叫吉兰泰的盐场,我们两家是邻居,我母亲和她母亲又是化验室的同事,所以两家关系非常好,文每天都来找我,用她的话讲除了回家吃饭睡觉,其余时间都在我家,和我黏在一起。

大西北那里条件很艰苦,买东西很不方便。文的父亲在厂里搞宣传工作,常到北京出差,我记忆中是去购买毛主席像章。有一次,文的妈妈告诉我妈妈想让文的爸爸去北京时买对木箱,我妈妈也很心动,也想买一对。文的爸爸一口应允,不久后还真给从北京买了回来,一大一小两对木箱,套着用火车托运回来的。那时,交通也不是那么便利,足见文的爸妈是多么热心,两家人的情谊深厚。

两对木箱,两家人共同的记忆插图

我关切地询问文,那对木箱还有没有,文说:“有,现弟弟在管理,”我也告诉文,我家那对木箱也还在,在父母家里。随后我们分别给木箱拍照片发微信,感叹两对木箱见证了两家人的友谊,勾起了两代人的温馨回忆。

后来,文一家专程从唐山来看望我们,当我的母亲喊她文文时,她很激动,她说:“好多年没有人这样喊我了”,因为文的父母已先走了一步,看到我的父母,又分别了45年,怎能不感慨万千呢?

两对木箱,两家人共同的记忆插图

文回忆幼年时的她,就“长”在了我们家,每天吃完饭就上我家报到来了,我还有一个哥哥,我们三个人玩儿,那时住平房,一个大院子,父母上班走时得把大院子锁上,把文也锁我们家,父母下班后才把我们放出去,我们小女孩抓羊拐,跳皮筋,扔沙包,跳房子……形影不离,乐此不疲,直到夜幕降临,家长喊吃饭,这才意犹未尽回了家。

童年的回忆实在是太遥远了,但回忆往事仍倍感亲切。感谢文的执着,使我们两家在分别45年后再一次聚到了一起,我们的生活又翻开了新的篇章,感恩,祝福,愿我们两家的友谊地久天长,愿童年美好的记忆伴随着我们岁岁年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