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里的江湖:寒江孤影,江湖故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天下英雄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鸿图霸业谈笑间,不胜人生一场醉。提剑跨骑挥鬼雨,白骨如山鸟惊飞。尘世如潮人如水,只叹江湖几人回。

诗词里的江湖:寒江孤影,江湖故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江湖,什么是江湖?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是非的地方就是江湖,普天之下,无处不是江湖。

有人说,江湖要比仕途潇洒,亦有人说,官场也是江湖。只不过江湖多的是快意恩仇,而朝廷更多的是步步为营,明争暗斗,还要防止天子善变的性格意外降临。但在江湖,只需要一颗侠义之心,一身绝世武功,便可乘风而去,踏草而归,不必再理会什么高官权贵,金銮皇室。

诗词里的江湖:寒江孤影,江湖故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江湖,又是个恩怨难休的地方。立志劫富济贫,行侠仗义,最后却成了习武报仇,所以江湖的故事,多以手刃仇人结尾。江湖也有名,为了天下第一的虚衔,不顾生死,争得腥风血雨。多少侠士,登上武林盟主宝座时,身后总是空无一人,唯有一把剑,寒光闪闪,孤影独酌。

明明江湖比官场更加凶险,却偏生有人只爱江湖,于刀尖上行走,无畏生死。

江湖、又少富贵多漂泊,就像一株昙花,无人可以永远屹立不到。不败神话无名,悟得无上剑意万剑归宗,也终归沦为无双城的阶下囚。神仙一样,疯癫不羁,安藏杀机的帝释天,也逃不过神元俱灭,龙珠散飞的结局。

天下风云是江湖,催人岁月是江湖,宏图霸业,刀光剑影是江湖,儿女情长,爱恨难舍也是江湖。

诗词里的江湖:寒江孤影,江湖故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多情的江湖,有爱酒的小李飞刀李寻欢;爱酒的江湖,有浪荡洒脱,不拘一格的令狐冲;高山流水的江湖,有魔教的曲洋与正派的刘正风;人鬼殊途的江湖有聂小倩和宁采臣。李白的诗酒月光,也是江湖。只不过,他的江湖,少了人间的地气,多了謫仙人的仙气。他从云间来,化作尘土,没能重回仙班,于是我们在夜晚低吟“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在白日高歌“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还有武当张三丰的江湖,大道化剪,删繁取易,以风雨雷电,鸟兽飞鹰,演化柔顺之道,抵达上善若水,净而不争之境。

我亦喜江湖,但我希望江湖所有的恩怨,都能随太极两仪消散,只留正气,穿梭山林,滋润芳草,涤净人心。

诗词里的江湖:寒江孤影,江湖故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我爱林青霞的江湖,那是唯一一个,以女儿之声,男儿之貌,霸凌武林的江湖。寒江孤影,江湖故人,相逢何必曾相识。那才是真江湖,有情,有爱,更有无穷无尽的恨。

日月神教,战无不胜,东方教主,文成武德,千秋万载,一统江湖。也只有林青霞才配东方不败这个名字,林青霞之后,再无东方不败。也唯有东方不败,才配得上日月神教教主之位,任我行不过是一介武夫,心狠手辣,粗鄙不堪。

在我心中,日月神教只属于东方不败,而金庸老先生最成功之处,就是让这个霸气凌凌,傲世武林的东方教主爱上了令狐冲。这虽是一段错误,却是武侠史上,江湖岁月中最美丽,最令人心驰神往的错误。

试问天下红尘倦客,江湖儿女,有几多如我这翻,愿作红娘,牵系这一段姻缘。

只可惜,令狐冲爱乐,善箫喜琴,而任盈盈正是琴箫一绝,应了天作之合。

提剑跨骑挥鬼雨,白骨如山鸟惊飞。

尘世如潮人如水,只叹江湖几人回。

诗词里的江湖:寒江孤影,江湖故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在《笑傲江湖二》里,顿绝武林多年,销声匿迹的东方不败再次重出江湖,风云再起,却犹抱琵琶弹了一曲《笑红尘》。

她还在恨令狐冲吗?他为什么要刺那一剑,将她最后的一点余温,斩杀殆尽,只剩满目寒光,横扫武林?

难道,这就是独孤九剑的江湖吗?是葵花宝典的江湖吗?是天下武林,世间众生,心心念念的笑傲江湖吗?

文:闲花

一个平凡至简的男子。喜爱文字,迷恋诗词。深信,人到一定年岁,走过闹市荒林,有些事自会清明如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