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耽集:“星河滚烫,你是人间理想”

原耽集:“星河滚烫,你是人间理想”

“十几岁的人说出的情话不是情话,只是,昨晚梦到了你,清晨起来,虫鸣鸟叫,餐桌上有一盘草莓,挑了一颗最好的,在放进嘴巴之前,忽然想要拿给你。 于是拿给你,不辞万里。

“我要是有三块月饼,我给你们两块,给他一块,他要是不要,我就全都给你们。可是他……他有三块,会全都给我。”

——高台树色 | 白日事故

原耽集:“星河滚烫,你是人间理想”

“我会一直喜欢到你不再需要我喜欢你为止。”

“希望我们都能像对方一样勇敢。”

——巫哲|撒野

“那你抱着我。”顾飞说。

“啊?”蒋丞愣了愣。

“抱。”顾飞说。

顾飞这一个有些沙哑的,带着略微鼻音的,有一丢丢撒娇的“抱”字,在蒋丞耳边就像一朵带着电流的炸开了的小花,让他心里顿时一软,手都差点儿拿不住碗了。

——巫哲|撒野

原耽集:“星河滚烫,你是人间理想”

沈巍看着他,极轻极轻地笑了一下:“我连魂魄都是黑的,唯独心尖上一点干干净净地放着你,血还是红的,用它护着你,我愿意。” ——priest|镇魂

“我心里有一簇迎着烈日而生的花, 比一切美酒都要芬芳, 滚烫的馨香淹没过稻草人的胸膛, 草扎的精神,从此万寿无疆。”

——priest 默读

“我希望突然来一场大地震,砖土框架都倒了,把整个城市都埋了,我就可以用一身的骨肉给你撑开一个缝隙,让你看着我粉身碎骨在你怀里。”

—— priest |大哥

“领会精神,别跟我较真。敬……”老成顿了顿,一时没想出合适的词。

蔡敬在旁边轻轻地提了一句:“敬自由、健康。” “对!”老成举起茶杯,“脑残混混敬自由和健康。”

蔡敬举起杯子,跟他碰了一下:“杀人犯敬健康和自由。”

窦寻摇摇头,正想着自己要说什么,就见徐西临却端起他面前那杯温水。

徐西临:“同性恋敬健康和自由。”

——priest|过门

“巧克力只有一块,他会分一半给林秋石,剩下的一半藏起来,明天还给林秋石。”

林秋石说:“我觉得这样不行。” “怎么不行?”阮南烛莫名奇妙。 林秋石抱住他,道:“我觉得我太喜欢你了,这样不行。”

——西子绪|死亡万花筒

“我记性是真的很差,从前的事,有很多我都想不起来了,但是,但是从现在开始,你说的话,做过的事,我都会记得,一件也不会忘,你特别好,我喜欢你,或者换个说法,心悦你,爱你,想要你,随便怎么你。”

——墨香铜臭|魔道祖师

原耽集:“星河滚烫,你是人间理想”

“亲眼看着所爱之人被践踏凌辱,自己却无能为力。你明白自己什么也不是,什么也做不了,这才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事。”

“家中已有妻室,貌美又贤良,是位金枝玉叶的贵人。我从小就喜欢的,喜欢了很多年。费劲千辛万苦才追上的。”

“中秋放长明灯,每个神官最大的宫观里都有几百盏灯升上来。有人求媒运,有人求财运,有人求官运,有人求子嗣。独独谢怜这里有足足三千长明灯升上来,每一盏,求的都是他。”

——墨香铜臭|天官赐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