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谁说只有红颜祸水,朱一龙版齐衡也可以蓝颜祸水

“红颜祸水”是自古以来就有的。

夏有妺喜,夏朝最后一个王桀,贪恋妺喜的美色,不理朝政,最后导致夏朝覆灭。

商有妲己,商王纣为了她建造“酒池肉林”,杀了王叔“比干”,最后商朝也亡国了。

西周有褒姒,周幽王为了她“烽火戏诸侯”,周朝也亡了。

汉朝有赵飞燕、赵合德姐妹俩,汉成帝被这两个姐妹迷惑的荒废朝政,最后还死在了赵合德的床上。

女色误国,自古只要贪恋女色的君王,到最后都是没有好下场的。

《知否》谁说只有红颜祸水,朱一龙版齐衡也可以蓝颜祸水

可是《知否》里的齐衡作为一个男子,竟然也能招来祸事。

在吴大娘子举办的马球会上,明兰为了帮闺蜜嫣然赢回亡母遗物,只能抛头露面上了赛场。

一开始明兰是和三哥哥长枫一起,后来余家哥哥请了顾廷烨相助。顾廷烨的马球,全汴京无人能敌,长枫怯场。

《知否》谁说只有红颜祸水,朱一龙版齐衡也可以蓝颜祸水

一直喜欢明兰的齐衡出面和明兰组队,一个风姿俊朗,一个貌美如花,金童玉女的组合,总是惹眼的。

就是这场马球会,邕王的女儿嘉成县主对小公爷一见钟情。

齐衡这个祸水,因此惹下了几桩祸事。

《知否》谁说只有红颜祸水,朱一龙版齐衡也可以蓝颜祸水

齐衡因此害了荣飞燕

嘉成县主是邕王的独女,邕王又是最有可能承继大统的人。邕王夫妇对县主是十分宠爱,自然是为女儿到齐家提亲。

当日在马球会上看上齐衡的还有一个人,就是小荣妃的妹妹-荣飞燕。

邕王妃上门提亲,齐衡的母亲郡主娘娘左右为难,只能如实相告。

《知否》谁说只有红颜祸水,朱一龙版齐衡也可以蓝颜祸水

因此邕王一家趁灯会掳走了荣飞燕,次日将衣衫不整的她扔在了大街上。

姑娘家一夜未归,被发现时就是衣衫不整的样子。女儿家的名声尽毁,荣飞燕不堪受辱,上吊自尽。

小荣妃那么受宠,却还是没保住自己的妹妹。

荣飞燕原本可以享受荣华富贵,就是因为同样喜欢齐衡,才遭此横祸。

《知否》谁说只有红颜祸水,朱一龙版齐衡也可以蓝颜祸水

齐衡因此害了一起长大的仆人-不为

不为是齐衡身边一起长大的仆人,对齐衡忠心耿耿。

齐衡喜欢明兰的事,不为是最清楚的。

郡主娘娘原本就是看不上盛家只是个五品小官,而明兰又是个庶女。

如若是娶明兰入府做妾,郡主娘娘还有可能同意。

但是齐衡是真心爱护明兰,她想要以正妻之名娶明兰的。

这是不可能的事,郡主也是也不允许的,本就心里不快。

《知否》谁说只有红颜祸水,朱一龙版齐衡也可以蓝颜祸水

后来出了荣飞燕那样的祸事,郡主娘娘心生俱意。

齐衡在顾家的宴会上,偷偷见了明兰一面。

他对明兰许诺“不管是公主还是县主,我绝不会娶别人为妻,我齐衡要娶的大娘子,只有你盛明兰一个人。”

那日的宴会,邕王妃也有出席。郡主娘娘害怕邕王妃发现,齐衡和明兰在她的眼皮底下幽会,就狠心打死了不为。

《知否》谁说只有红颜祸水,朱一龙版齐衡也可以蓝颜祸水

毕竟齐衡是自己的儿子,她是舍不得的。

而不为在郡主眼中不过是个奴才,但是对齐衡而言却有一起长大的情分。打死不为,是对齐衡最大的惩罚和警告。

齐衡也是因此才知道,自己竟然被嘉成县主看上,还惹上这样的祸事。

当时齐衡曾说“太可笑了,都说褒姒、妲己,如今我这样一个粗鲁的男子,也能惹出这样的祸事。”

《知否》谁说只有红颜祸水,朱一龙版齐衡也可以蓝颜祸水

齐衡因此害得父亲被扣留,母亲崩溃

邕王妃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人,她对齐衡是志在必得。

她们直接将齐衡的父亲扣留在邕王府,郡主进宫找太后相助,却还是无功而返。

那么骄傲的人,一个人在宫门口崩溃地大哭。

齐衡无奈只能亲自去邕王府,他希望邕王妃“行善事。”

但是邕王如今的权势,是不能容忍齐家抗拒的。

《知否》谁说只有红颜祸水,朱一龙版齐衡也可以蓝颜祸水

邕王妃对齐衡说过这样一句“若是连你们这样空有虚衔的人家,都可以对着王府笑,背着王府骂!那以后的天下还了得。”“我女儿想要的东西,以前得不到,若是现在还得不到,我岂不是枉为人母?”

邕王妃不但以齐衡的父母家族逼迫他,还以盛家和明兰的性命威胁齐衡。

《知否》谁说只有红颜祸水,朱一龙版齐衡也可以蓝颜祸水

齐衡既不能不管自己的父母,也不能置盛家和明兰的生死于不顾。

就像邕王妃说的那样“齐元若,你无路可选。”

齐衡虽然出身贵胄,也不得不向现实低头,最终娶了县主,负了明兰。

若是当初没有马球会上的那次风头,若是嘉成县主和荣飞燕都没有看上齐衡,也不至于让齐衡成了“蓝颜祸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