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东方教室奸杀案二审宣判 揭秘你所不知道的案件细节

来源|都市现场综合知乎报道

转载请注明来源

2018年12月27日上午,“新东方教室奸杀案”在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宣判: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本裁定为终审裁定。一审时被告人王哲(化名)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2016年5月19日晚,16岁女生姚易(化名)在北京昌平新东方外国语学校失联。次日清晨,姚易的尸体在该校教学楼601教室被发现;同日,姚易的同学——17岁的王哲投案自首。

新东方教室奸杀案二审宣判 揭秘你所不知道的案件细节

2017年6月26日,北京市第一中院一审认定王哲犯故意杀人罪、强奸罪,判处其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随后,王哲一方不服,提起上诉。2018年2月8日上午,该案二审在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第六法庭开庭。

姚易母亲李洁告诉记者,对于这个结果,只能是无奈地接受,“这已是对未成年人的最高惩罚。”“下一步将起诉要求民事赔偿”。

案件回顾

2016年5月19日,16岁的北京昌平新东方外国语学校学生姚易没有回宿舍。十二点多的时候,姚易妈妈接到了老师的电话:你女儿和同学王哲开房去了。姚易妈妈觉得不对劲,急忙跟学校老师说,你们要赶紧找孩子,然后当晚通宵开车去的北京。当天白天,姚易的母亲得知女儿在昨晚被强奸并杀害。与此同时,犯罪嫌疑人,姚易的同学,17岁的王哲在酒店自杀未遂,被母亲送到了医院。随后他选择自首,声称过失杀害姚易。

新东方教室奸杀案二审宣判 揭秘你所不知道的案件细节

案发具体情况

姚易家里条件比较好,父母早就离异,阿姨以金易的名字开了一家公司。本来是打算,上完高中这几年就让姚易出国的。

2015年3月,为了出国深造,16岁的姚某(被害人)从山东来到新东方昌平校区学习。2016年初,隔壁班级的王某向姚某表白但遭到拒绝。

2016年5月19日 20:48,山东的姚母和在北京上学的女儿姚某跟平常一样通过微信聊天。

2016年5月19日22:02,学校围墙位置的监控录像显示,嫌疑人王某杀害姚某后,从学校翻墙逃走。

2016年5月20日凌晨 杀人后淡定发短信

昌平区新东方外国语学校的老师收到王某的短信,大意是:

我和姚某(被害人)在一起,我们两个在外面,很安全。

收到短信后,老师与姚某母亲李女士取得联系。老师不知道王某说了谎,而此时姚某已经身亡。

新东方教室奸杀案二审宣判 揭秘你所不知道的案件细节

2016年5月20日凌晨0:42 老师的来电,远在山东东营的姚母被一阵急促的电话声惊醒。昌平区新东方外国语学校的老师通过电话告诉姚母,她的女儿姚某和同校男生王某私自外出,违反了校纪校规。同时,老师问姚母,他俩是不是谈恋爱了。姚母予以否认,并表示“女儿很乖,绝不会私自离校”。

挂断学校的电话后,姚母赶紧拨打女儿姚某的电话,却只传来“您拨叫的用户已关机”的声音。姚母当时的潜意识是:女儿可能遭受了伤害。她赶紧驱车赶往北京,然而就在路上,她接到了噩耗。

5月20日清晨,姚易的尸体在该校教学楼601教室被发现;同日,姚易的同学——17岁的王哲投案。

601教室里的噩梦

新东方教室奸杀案二审宣判 揭秘你所不知道的案件细节601教室

事后,有人告诉宿管王福荣和魏元军,有人发现姚易晚自习后在601教室内。而魏元军和王福荣都说去过601寻找,门锁着就没有进去。601教室原来是学校准备给老师的办公室,也是整个教学楼唯一没有监控的教室。可是为什么王哲能够轻而易举的进入到601教室,还能够在里面实施强奸,并全身而退?

而姚易事件里,除了凶手王哲,还有三个人扮演了帮凶的角色

1、室友刘子林。事发当晚两次致电姚易同学,将她邀入事发601教室(姚同学和刘子林是室友但是关系一般,两人在事发之前的上一次通话是一个月前。寝室是二人寝,所以刘子林是姚易唯一的室友)。通话时间就发生在法医推定的姚易遇害时间左右。这些记录是根据事后技术恢复查到的。但是没办法知道她们当晚的通话内容。

2、同学刘钰泽。在王哲当晚杀人后,拿走了姚易的手机自己一个人去宾馆开了房间住,顺便删了姚易手机里许多通讯记录(后来也通过技术恢复)。然后王哲清晨4、5点发微信告诉刘钰泽,自己杀了姚易。刘钰泽回微信跟王哲表示,她会删掉她的手机上从4月份开始到事发日所有和王哲、姚易有关的通讯内容。刘钰泽在微博和警方面前承认自己删过记录,理由是“突然知道王哲杀人,她很害怕”。

3、同学张雅婷,在知乎四处告诉别人,全校皆知姚易和王哲是暧昧关系。在案件一审判决一个度月后,还在知乎答题提到“性关系怎么能证明是否自愿”“一个人杀了人我也不认为就是犯罪”、“我不愿意承受受害者家属发疯”。(以上内容来自知乎)

新东方教室奸杀案二审宣判 揭秘你所不知道的案件细节

姚母 谈原谅:“对方一上来就想拿钱来解决,我怎么可能接受”

“出事第二天,我们人还在去北京的路上,他们就托新东方的老师和校长给我们带话,问这个问题能不能用钱解决,你说我当时怎么可能接受。”姚母说,在金钱交易被拒绝后,王哲以及他的家人再也没有联系过他们,在庭审和判决阶段也没有见到王哲的家人出席。

一审辩称她是自愿的

2017年4月19日,北京市第一中院审理此案。在这个过程中,王祎哲坚决否认是强奸案,并表示姚是自愿的:她声称喜欢自己,主动献上了第一次,可是谁知发生性关系后姚金易反悔并表示要告诉老师,王情急之下挽留,谁知失手杀人。

新东方教室奸杀案二审宣判 揭秘你所不知道的案件细节

“我女儿不可能喜欢他”

少女身上多处伤痕、现场遍地是经过处理的鲜血、新鲜撕裂的处女膜……似乎和王的表述有异。

姚母表示姚易根本不喜欢他,并在电话里和姚母说过自己很讨厌他。

另外,王哲在入住酒店的期间,还点过外卖(监控录像拍过)。然后也发微信给刘钰泽了。他不仅仅是在酒店“自杀未遂”,他是吃了外卖,删了姚易手机记录,骗了老师,告诉刘钰泽自己杀人的同时“自杀未遂”。

尸检结果

对于强奸罪名的认定,还是因为姚母辗转联系到了湖北同济法医学司法鉴定中心的刘教授,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的马主任和戴博士,为姚易的尸体做了补充司法鉴定,最终才确定了外伤是击打造成,进而帮助了认定强奸的罪名。

你不知道的背后故事:姚妈妈为了姚易,卖房卖车,跑去全国多请了几名法医,给姚易多做了好几轮尸检。确定了强奸结论,这些作为补充司法鉴定,才在一审法庭上定下了强奸罪。

案件尘埃落定

姚母开始了新的生活

“几个月前在商场看见了阿姨,她正在婴儿服装店里挑衣服,阿姨也认出我了,但是我没有勇气再上前。不想在阿姨面前回忆这伤心的往事。等阿姨走后,问服务员,知道衣服是给自己家用的。阿姨又有小孩子了。”据姚易同学表述。

最后为大家介绍一下,无期徒刑与死刑

你们知道么,死刑犯最开心的是自己的判定被改为死缓。因为死缓期间没有出问题就会改判无期,无期期间劳动改造。表现良好就会改判有期,基本上20年左右就可以出狱,重新回归社会。这就是为什么在这个案件以及之前江歌案中的母亲或者其他案件中的父母,都希望杀死自己孩子的凶手被判死刑的缘故。

天堂在失火,这个明媚晚春下起冷冷雨雪

“我终于知道天堂的颜色了,它既不是白色的也不是透明的。它是火红火红的。因为天堂失火了,神仙们都忙着救火去了。所以无暇顾及像我这样庸庸碌碌的人了。”

——《失火的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