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国清和粟裕的恩怨 韦国清阻挠粟裕平反冤案?

韦国清和粟裕的恩怨 韦国清阻挠粟裕平反冤案?

韦国清

  韦国清上将在华野的时候曾是粟裕大将的部下,粟裕战功赫赫但为人不谙人情世故,所以得罪了很多人,且文革结束后迟迟得不到平反,传闻是背后有人阻挠?

  韦国清和粟裕的恩怨

  韦国清是粟裕的老部下,曾任华东野战军2纵司令员、苏北兵团司令员、10兵团政委,1955年授衔上将。他俩首次见面是在1946年12月宿北战役前夕。此战韦国清率2纵奉命负责打阻击(后来与10纵的司令员宋时轮一样,成为华野的打阻击专家)。

  这天,陈毅陪同粟裕视察前线,来到韦国清的2纵阵地。此前,粟裕奉毛泽东“望粟即日北返,部署沭阳作战(即宿北战役)”之命,只身从华中野战军来到山东野战军指挥部,与韦国清不曾见过面。

  韦国清听说野指首长到来后,连忙前往迎候。粟裕不等陈毅介绍,便叫出了韦国清的名字,并主动伸出了手。

  韦国清一怔,忙紧握粟裕的手说:“首长好!”

  他没想到大名鼎鼎的粟裕,会是一位个子不高的白面书生,因此“急中生智”,在握手时暗中使了把劲。

  粟裕表面不露声色,暗中也后发制人,韦国清使多大力气,他就回敬多大劲,始终保持平局。

  韦国清明白了,首长的气力不在自己之下,于是松开了手。

  随后,粟裕点评了2纵修建的阻击工事,认为在敌军的榴弹炮、山炮与野炮威力之下,2纵的交通壕和堑壕都没问题,但“掩体还要适当拉宽距离,既省体力,又减少伤亡。”

  这次见面,令韦国清对粟裕十分钦佩。如果不是建国后与许世友一样,连任十、十一、十二届政治局委员,官居粟裕这位当年的首长之上,(粟裕一生未曾有过这一头衔)他大概不会再想起粟裕总叫他打阻击的遗憾。

  韦国清阻挠粟裕平反?

  1994年12月25日,中央军委原副主席刘华清、张震在人民日报和解放军报上,用写文章的形式,代表中央军委,对敬爱的粟裕老首长作了平反。大意是说,“1958年粟裕受到错误批判后,长期受到不公正的对待。这不仅是我们两个人的意见,也是中央军事委员会的意见。”文章就要发表了,楚青同去亲自打电话告诉我说:人民日报、解放军报要发表刘华清、张震两位付主席为粟裕老首长平反的文章,要我注意收听、收看,我内心高兴得不得了。文章发表以后,真是人心大快,奔走相告。我们新四军一师分会还在工程兵礼堂召开座谈会,倾诉粟裕老首长蒙冤受曲,和怀念他的衷肠,原政治学院副政委乐时呜同志,在会上发了言,他说:“1958年我当时是24军的师政委,我参加了这次会议,在会上对粟裕同志作了不符会实际情况的发言,无端的批判了他,回想起来深感内疚,实在对不起他。”

  在十多年时间里,不少的同志问我,怎么理解二位副主席在文章里面说的“长期受到不公正对待的”这句话。对于这个问题,我平时听到的议论也颇多,有的这样说,有的那样说,我经过长时间的考虑,认为,刘华清、张震两位副齤主席讲的这句话,是切中了要害,讲到广大干部的心坎儿上去了,讲得多么的好呀!真正地代表了全党、全军、全民的心声。怎么“长期不公正的对待”,表现在下面几个方面。

  

韦国清和粟裕的恩怨 韦国清阻挠粟裕平反冤案?

1979年10月,粟裕从烟台返京后,9日这一天,他带着迫切的心情,向华国锋、叶剑英、邓小平、李先念、陈云等中齤央领导写了申诉报告,叶帅在粟裕的申诉报告上作了批示,并批送华齤主席、小平、先念、陈云、克诚,耿飚、国清、杨勇同志。随后送总政办理,叶帅还建议总政组织力量,认真的研究,向军委提出实是求是的报告,以便在适当的时候,妥善处理。

  信送出以后,粟裕老首长还亲自给总政的韦国清主任打过两次电话,催问这件事,没有得到明确的答复。粟裕乘向聂帅拜年的机会,请聂帅帮助说说话。聂帅说:“总政报告送到我这里后,我会帮助说话的,那个时候上纲上线上得高,讲了好多过头的话,你的问题应该解决一下。”粟裕老首长向徐帅拜年的时候,也请徐帅帮助说说话。徐帅和聂帅说话的意思一样“总政的报告送到我这里后,我会帮助说话的”。

  实际上总政的报告也没有送到聂帅、徐帅那里,当然也指望不到俩位老帅说上话了。因为他平反的问题有半年多没有消息了,粟裕老首长又第二次给叶帅写信,要求为他的平反问题再帮助他说说话。叶帅要他办公室的同志打电话催问总政,粟裕的平反问题,你们研究过了没有,催问的结果,韦国清的秘书说,5月13号,总政党委讨论过一次,说什么,这是牵连到对整个军委扩大会议的评价的问题,还牵连到好多的人和事,应由中央来做。对批判错了的同志,也决定给予平反,但一直没有下文。

  有一天,总政原副主任华楠同志去看楚青同志,楚青同志对他说,粟裕老首长的平反问题至今还没有解决。华楠同志感到惊讶,他说:“我以为早解决了,怎么还没有解决呢?” 华楠同志说,“总政党委早就讨论过了嘛,同意平反嘛,还做出了决定嘛,这是有记录在案的。怎么会还不落实呢?”

  后来,楚青同志查问这个事,总政有关部门的同志答复说:“好好好,我们来查一查,找一找。”找呀找呀,找过来找过去,最后在甘渭汉副主任公文包里边找到了,他把公文包也锁到柜子里边去了。粟裕老首长的平反问题从此也就石沉大海,无人过问了。

  甘渭汉在世的时候,粟裕老首长也给他打过电话,催问他的平反问题。甘渭汉对粟裕老首长说:“你放心,我会催办的。”

  过了一段时间,他去医院看望粟裕老首长,对粟裕老首长说:“你的这件事,办得并不顺利。”粟裕老首长知道这件事情后,大所失望,大惑不解,很伤心,很寒心。粟裕老首长深受刺激,到了第二天早晨诱发心脏病,就卧床不起了。

  杨尚昆副主席曾经问过楚青同志:“总政未处理是什么人负责的时期?是韦国清同志的时期吗?”楚青同志说,是韦国清同志的时期。杨尚昆副主席又说:“他是不会办的。他就是不办这样的事。”

  他为什么不办?根据我的了解,他对粟裕老首长有成见。解放战争时期,他的部队擅长打阻击,用他的部队打阻击打得多了,部队的损耗大,缴获少,他有意见,从那个时候,成见就记在心中了,有机会他就进行报复。

韦国清和粟裕的恩怨 韦国清阻挠粟裕平反冤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