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青水秀”和“山清水秀”到底哪个是对的?

不少人在写文章时,习惯性地用“山青水秀”,但是,有人却认为“山青水秀”的“青”字用法有误,应该是“山清水秀”,到底哪一个才是正确的呢?

一、论“山清水秀”的正确性

“山青水秀”和“山清水秀”到底哪个是对的?

首先分析一下这四个字的结构。

这四个字是由“山清”和“水秀”两个词构成的并列结构的词组,再看这两个词,是两个主谓结构的词,很明显,“山”和“水”是并列的,而“青”和“秀”却并不是并列的关系,这在修辞上是一种小修辞的现象,叫做“互文”,所谓的“互文”,就是“交互”成文呗!它两部分表达的是一个整体意思,举一个古文中互文的应用:叫嚣乎东西,隳突乎南北(《捕蛇者说》)。这句话的意思是四处叫嚷,两句话表达的是一个意思。与此相类似,这个词,也是用的互文的修辞手法,“山清”和“水秀”两部分表达的是一个意思,就是“山水清秀”的意思,这我们就很容易判断了,应该是“清”字,而用“青”字就显得不合适。

我们用类似的方法,还可以判读其它的词语用字的正误,比如“虎踞龙盘”和“虎据龙盘”哪个才是正确的?分析一下,虎和龙,是并列的,而盘和踞是并列的,盘,是盘曲的意思,踞是蹲着的意思,所以,应该是“虎踞龙盘”而不是“虎据龙盘”。

二、论“山青水秀”的正确性

“山青水秀”和“山清水秀”到底哪个是对的?中性笔书法:山青水秀

从上文的分析可以看出,“山清水秀”要表达的是“山水清秀”的意思,似乎应该用“清”字,而不应该用“青”字。这个结论的得出,是分析词组的结构,通过中间词“山水清秀”得来的。

通过中间词,就默认了“山水清秀”是正确的,假如“山水清秀”不是正确的用法呢?

我们用第一部分同样的分析方法,看看能不能得出“山青水秀”是正确的这个结论。

我们分析一下“山水清秀”这个词组,这个词组是一个主谓结构,其中山水是并列关系,清秀是并列关系,这两个词组成词组,用了一个小修辞“列举分承”,所谓的列举分承,就是先列举出几个具体的事物,然后再对这几个事物分别说明叙述。举一个例子:种花好,种菜更好。花种得好,姹紫嫣红,满园芬芳,可以欣赏;菜种得好,嫩绿的茎叶,肥硕的块根,多浆的果实,却可以食用(吴伯萧《菜园小记》)。前面先先说出“种花好,种菜更好”两件事情,后面分别对两件事情进行说明,说明种花如何好,按次序,再说种菜如何好。我们用这种对应关系再还原回去“山清水秀”,显然,秀是形容水的,没问题,而山,用三点水的“清”字去形容,显然不合适,所以,“山水清秀”这个词是不合适的用法,应该写作“山水青秀”,既然如此,那么为什么好多人认为“山水清秀”正确呢?那就是语言,有一个近邻效应,就是距离越近,多数情况下搭配的越多,受到的影响越大,在“山水清秀”中,“水”和“清”紧邻,清又经常形容水,所以,让人感觉“清”是形容“水”的,而实际上,“清”形容的却是“山”“水清”在这里不是一个词,举个例子,我写一篇文章中有一句话:谁不想在风景优美的名胜景点留一张靓影呢?这里的“张靓影”不是一个词,而智能写作软件提示是不是出现了错字,把影视演员“张靓颖”的名字写错了?还有不少类似的例子,比如用“天真”造句:今天真冷啊!这句话里的“天真”就不是一个词!所以,“山水清秀”这个词是有问题的。

再分析“山青水秀”这个词组,“山青”和“水秀”是两个主谓结构的词,并列起来成为一个词组,表达的是“山”是“青茏”的美,“水”是“秀丽”的美,是说青山葱茏,水光潋滟的意思,青,是青茏的简化,秀,是秀丽的简化,这样用词,并无不妥。

第一部分说道“虎踞龙盘”这个词,我们想象一个场景:鲁肃去跟关羽要荆州,鲁肃认为荆州应该是东吴的地盘,他要说关羽“鸠占鹊巢”,关羽会不会大怒?他要说关羽“虎据龙盘”,您一只老虎,据收“龙”的地盘,关羽的情绪是不是较前一种会好点?

三、再论“山清水秀”的正确性

“山青水秀”和“山清水秀”到底哪个是对的?中性笔书法:水清山秀

“山清水秀”它是一个成语,是成语,它的用字就有固定性,稳定性,源头用的是什么字,就要尊重源头用字。清·周亮工《书影》卷十:若湖州之黄蘗 ,不过山清水秀而已。

同样,“虎据龙盘”也是一个成语,不能随意更改原来用字。

四、再论“山青水秀”的正确性

之所以成语的用字相对固定,是因为这种固定的用字搭配,多是有典故的,比如“围魏救赵、草木皆兵”等等许多,成语的背后有一个故事,一般不宜更换用字,所以成语和典故常常并称,但是,也有转用和活用的现象,比如“逃之夭夭”,最初的用字是“桃之夭夭”,是不是改了最初的源头用字?

好多的成语,背后是没有典故的。语言是有社会属性的,大家都这么用,于是成了习惯,成了固定搭配,久而久之,形成了成语,所谓的成语,是不是“现成用语、成型用语”的意思?成语大多是有出处的,要找这些成语的出处,追本溯源,最终只是找到了某有影响力的著名人物最早这么用了,在他之前,是不是也有人这样用?有些不可考,有些是可以考证出有相类似的用法,比如山清水秀,往前还可以考证出类似的“山明水秀”的用法,宋代黄庭坚《蓦山溪》词:山名水秀,尽数诗人道。那么,山清水秀和山明水秀,与其说都是成语,不如说都不是成语,都是示范用法,说习惯用法都有点勉强,因为我感觉,这种搭配很松散,并没有形成社会习惯,许多人用这个词的时候,并没有把他当作成语来用,只是一个普通的用词搭配,说“山朗水秀”不可以吗?说“山润水秀”不可以吗?山清水秀也好,山明水秀也好,都是著名人物当时对语言用字的搭配,并没有典故,当时他这么用了 ,并不表示这样的搭配密不可分,牢不可换。

把“山青水秀”认为是正确的人不在少数,只是不能更好地说明自己是正确的,于是便认为别人是正确的。

如果从用词搭配的对称来看,青和秀,不是同一范围的用字,是不是不可以用呢?而谁又规定,用字组词一定要对称呢?这样不就成了骈文,或者八股文了?谁又知道,我用词是从对称的角度选字呢?不对称用字就不可以吗?比如说,我说山高水恶,高和恶,是一个范围的用字吗?有些词可以拆开后重新组合,因为是并列对称的,但不是说,并列的四字词语,都可以用重新组合的方式去检验用字,举个例子:最是橙黄橘绿时,橙黄橘绿,并列对称吧?表达的是不是橙橘黄绿的意思呢?同样,山青水秀,为什么表达的就一定是山水清秀的意思呢?

山清水秀,山青水秀,都是没问题的,都是讲得通的,都是对的。

“山青水秀”和“山清水秀”到底哪个是对的?中性笔龙门对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