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孝恭:天一般的血统 神一样的队友(武庙七十二将系列)

李大嘴 大嘴读史

——史料摘译——

原文:

孝恭再破巨贼,北自淮,东包江,度岭而南,尽统之。欲以威重夸远俗,乃筑第石头城,陈庐徼自卫。——《新唐书·李孝恭传》

译文:

李孝恭两次击破大寇,北起淮河,东包长江,越岭而南,尽归他统管。因而想以威名夸示远俗,便修筑宅第于石头城中,设立哨所往来巡察以护卫自己。

不可否认,有的人距离成功就是近些。

位列武庙七十二将的唐朝名将李孝恭就是这样的人。

李孝恭在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中排名第二,仅次于李世民的大舅子长孙无忌,而另两位同时期的打仗牛人,李靖排名第八,李勣排名第二十三,民间极有声名的秦琼秦叔宝排名老末。

从名将的角度来说,李靖和李勣排名的先后次序还可以理解,李孝恭这个排名就有些水分了。

李孝恭成功的原因其实很简单:他有着天一般的血统和一个神一般的队友。

李孝恭:天一般的血统 神一样的队友(武庙七十二将系列)

李孝恭是唐朝宗室,老李家的人,李孝恭和李世民有一个共同的曾祖父——西魏、北周八柱国之一的李虎。

李孝恭的爷爷李蔚是李虎的第七个儿子,李世民的爷爷李昺是李虎的第三个儿子。

所以,李孝恭和李世民是堂兄弟的关系。

老李家打天下,宗室们当然要出力,但宗室之中,能打的实在少之又少,基本上只有李孝恭和李道宗还行。要说独当一面,那就只有李孝恭独苗一根了。

开国功臣中一个宗室也没有实在说不过去,于是,李孝恭矮子里面被拔了将军。

李孝恭:天一般的血统 神一样的队友(武庙七十二将系列)

虽说李孝恭的排名有些水分,但平心而论,他的功劳还是杠杠的。

李世民在北方打生打死,李孝恭先是平定巴蜀,接着平定长江以南,单从贡献地盘面积大小的角度,李孝恭不比李世民差。

来看看李孝恭的功劳簿。

攻略巴蜀;扑灭萧梁;破辅公祏;平定江南。

其中,攻略巴蜀和平定江南,基本上没有什么高烈度的战斗,大多数是拉关系套近乎,拍胸脯许好处,巴蜀三十多个州,岭南四十九个州都是这样纳入大唐版图的。

至于扑灭后梁萧铣和击破辅公祏,不要忘了李孝恭身边还有一位神队友——大唐军神李靖。

李孝恭:天一般的血统 神一样的队友(武庙七十二将系列)

在《新唐书·李靖传》中记述了李孝恭亲自指挥的两次战斗,都以失败告终。

第一次是在李孝恭安定巴蜀之后,一个名叫冉肇则的少数民族首领兴兵犯境,李孝恭打了败仗,李靖前来救场,只带了八百士兵,就干掉了冉肇则,还活捉五千多敌军。

第二次是在平定萧铣的过程中,唐军在出其不意取得初战胜利之后,李孝恭头脑发热,不顾李靖的劝阻,主动攻击萧铣手下猛将文士弘的部队,大败而归。

又是李靖,观察到敌军阵型混乱,二次攻击,扭转了战局,也挽回了李孝恭的面子。

或许是李孝恭自己也意识到在军事指挥方面和李靖的差距,此后的战事完全听从李靖的安排。

于是,一个胜仗接着一个胜仗,李靖劳心劳力,李孝恭坐享其成。

李孝恭:天一般的血统 神一样的队友(武庙七十二将系列)

李孝恭也不完全是废物点心,在军事指挥上也有自己的智慧,同时在后勤保障、人事安排、稳定军心镇场子等方面很是称职。

在进攻萧铣之前,李孝恭很早就开始打造战船,训练士兵水战;出征时,又故意招揽巴蜀地区的首领子弟,以免前脚出征,后院起火。

在将萧铣围在江陵的时候,李孝恭出人意料地下达命令,将之前缴获的战船尽数抛弃,任其顺江而下。

李孝恭解释说,萧铣的部队大多还在前来救援的路上,源源不断,如果看到这些丢弃的战船,会以为江陵之战打得差不多了,就会产生怀疑,打探消息需要时间,救援就不会那么坚决了。

后来的事态果然如李孝恭所预料的那样,很多援兵看见江中的弃船,犹疑不进,为唐军进攻江陵争取了时间,而萧铣因为援军迟迟不到,最终无奈举起了白旗。

在平定辅公祏的出征仪式上,不知道是起了什么化学反应,李孝恭杯中的水变成了像血一样的红色,将领们都变了脸色,觉得这不是一个好兆头,前途凶险。但是,李孝恭从容不迫地说:“祸福无门,惟人所招!我没做什么负心事,诸位不必为我如此忧心。辅公祏恶贯满盈,如今依仗朝廷威灵以问罪致讨,杯中之血,乃是贼臣授首的征兆而已!”一口喝干。

“众心为安”,军心大振。

李孝恭:天一般的血统 神一样的队友(武庙七十二将系列)

生在皇家,有好处,也有坏处。

李孝恭平定长江以南之后,官拜扬州大都督,镇守江南。

但没多久,有关李孝恭意图造反、自立为王的谣言就传开了,一道圣旨,李孝恭的兵权被剥夺,回朝当了个礼部尚书、宗正卿,自此与军旅无缘。

回到长安没多久,玄武门之变爆发,李孝恭没有参与这次事变,也没有受到牵连。

但或许是受了惊吓,之后的十多年,李孝恭老老实实呆在自己没什么权力的位置上,不轻易表态,不随便站队,整日花天酒地,单单后房的歌姬舞女就达一百多人。或许这才是宗室子弟该有的生活吧。

李孝恭:天一般的血统 神一样的队友(武庙七十二将系列)

所谓名将,不能上战场,李孝恭心里应该也不好受吧。

但是,反过来想,如果上了战场,打不好丢面子,打好了会引来猜忌,更重要的是,之后大唐开疆拓土的绝大部分战役都是李靖指挥的,让李孝恭这个李靖曾经的上司去接受李靖的指挥,双方都会觉得别别扭扭吧。

还是醇酒美女更容易些。

据《册府元龟》,贞观十四年,也就是公元640年,五十岁的李孝恭“与唐俭等聚宴,醉甚,夜卧街中树下,及旦而薨。”

有些水分、但还算称职的一代名将,就这么——

醉死了。

醉死了?

醉死了!

李孝恭:天一般的血统 神一样的队友(武庙七十二将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