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网大众网  2021-07-09 15:07 热点新闻收集网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编者按:对于所有关心中国足球的人来说,2021年注定不平静。国足在李铁的带领下,正在向着那“冲出亚洲走向世界”的目标奋进着。诚然,这其中有着太多的艰辛坎坷;同时,现在中国足球仍然是被“所有人”拿来揶揄的对象。但不可否认,从1994年中国职业联赛诞生以来,中国足球的的确是在朝着前进的方向发展的——只不过,国足的成绩让人“不敢恭维”而已。

在国足大考之际,大众网·海报新闻推出系列报道,让我们一同回忆中国足球进入职业化以来,到底给我们带来过怎么样的喜怒哀乐。也希望通过这组报道,为中国足球继续呐喊助威。

在回顾完甲A时代后,历史的车轮也将中国足球带入了中超时代。

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 郑昊 济南报道

因为疫情、为国家队备战让路等种种原因,本赛季的亚冠联赛在中国球迷眼中成为鸡肋“赛事”。但谁都清楚,中超俱乐部曾经一度把亚冠分量看得多么重要。为了能够在洲际赛场上一展雄风,不少球队也曾经做出过暂时放弃联赛而全力以赴打亚冠的举动。

毕竟,能在洲际赛场上取得好成绩,不仅仅能让自己俱乐部声名远扬,更重要的是能为自身国家俱乐部在来年争夺亚冠名额分配上争取一些甜头。

在2004年中国顶级职业联赛由甲A变成中超以后,当年的联赛冠军深圳健力宝和足协杯冠军鲁能泰山,站到了第二年的洲际舞台上——现在看起来,虽然当时的“惨案”有些惨不忍睹,但两支“橙衣军团”的确打出了中超球队的精气神。

改革碰上改制

2004年,中国足协轰轰烈烈地将中国顶级职业联赛的名称由甲A联赛变成了中超联赛;

2002年,由亚洲俱乐部冠军杯、亚洲优胜者杯和亚洲超级杯合并而来的亚冠联赛也登上了历史的舞台。

因为两项赛事都是刚刚起步的赛事,使得当时在某些制度上看起来并不完全合理。诸如在中超的元年就有7支球队因为自己的利益抱团取暖进行了轰轰烈烈的G7革命,而在亚冠元年因为碰上赛事改制使得那年的联赛成为了迄今为止唯一一届年度举行的亚冠比赛。

在当时,因为没有中国、韩国、日本三个国家俱乐部的崛起,同时也没有澳大利亚球队的参与,这使得彼时的亚冠并没有“东亚”“西亚”小组之分。而在上述因素出现之后,亚足联为了照顾西亚球队的参赛情绪,使得亚冠联赛分成了两个赛区。

这样最起码能保证,西亚球队能够有50%的机会同东亚球队一决高下。

和中国足球职业联赛产生的时间一样,日本的J联赛于1993年起步,到了1999年才出现了J1、J2联赛;

K联赛的诞生同样是在1994年,这一点和中国职业联赛的诞生时间一模一样。

虽然截至2005年(这是中超球队首次站在亚洲赛场上的时间)三个国家的职业联赛已经轰轰烈烈地举办了十几年,但相较于1976年便产生的沙特职业联赛,东亚三强的联赛看起来的确有些小巫见大巫。

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在彼时亚洲赛场上出现了一支巨无霸的球队——来自沙特的伊蒂哈德。

伊蒂哈德的实力有多“变态”,从亚冠联赛成立之初到现在,这支球队是唯一一支能够连续两年登顶的超级霸主。而剩下同样和伊蒂哈德在夺冠次数同样为两次的球队中,无论是曾经的中超霸主广州恒大还是韩国劲旅两现代(全北和蔚山)抑或是日本豪强浦和红钻,都没有达到过这样的壮举。

在亚冠初始的岁月里,西亚球队无疑是吃香的。

不应当只拿2比7说事

自鲁能接手俱乐部以来,球队就被冠以了橙衣军团的名号;同样在出征2005年亚冠联赛时,2004年中超元年的冠军深圳健力宝也将球服的主色调定为了橙色。

中超元年积分榜

两家俱乐部身着象征热情、希望的球服,第一次代表中超球队站到了洲际舞台上。从那时,中超球队真正地从亚洲赛场上发光发热。

不可否认,因为参加的亚冠次数多且曾经有过多次大比分失利的山东泰山,一度被外界称为“惨案队”。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当时不可一世的伊蒂哈德造成的。在2005赛季亚冠四分之一决赛中,橙衣军团第二两回合以2比7的比分惨败于伊蒂哈德,从此被贴上了“惨案队”的标签。而那场为泰山队“戴帽子”的比赛,的确值得商榷。

首先在大环境下,当时的中国足协对于每支中超球队可以拥有的国脚数量有着严苛的规定。凡是当年球队国脚人数超过4人的,不可以再通过引援引进国脚。在当时,鲁能拥有李霄鹏、李金羽、周海滨和刘金东四名国脚球员,达到了顶配。同样因为当年中超联赛双外援的限制,使得在对阵伊蒂哈德这场生死战中,鲁能阵中只有一名巴辛作为外援登场。

和当时金元化的足球有着明显的不同,鲁能全队身价加起来仅仅只有5000万人民币,这其中还包含着刚刚通过与足协沟通而运作来的郑智(1300万人民币),而反观伊蒂哈德,他们的身价达到了5000万美元——当时,他们先后租借了英超米德尔斯堡的喀麦隆球星约布(120万欧元),当时效力于摩纳哥的前国米前锋卡隆(500万欧元)和塞内加尔国脚卡马拉(180万欧元)。有8名国脚,6名绝对主力,有3人进入到2005年亚洲足球先生候选名单,最后蒙塔萨里斩获奖项。

实力的不足,并不是绝对因素。当那场比赛进行至第64分钟时,场上发生的决定性一幕让鲁能不得不接受“吉达惨案”的现实。伊蒂哈德9号伊德瑞斯左翼运球推进遇到客队杨程封堵,就把球斜传给进球者3号卡隆,明显的越位在先的进球,但是当值主裁判多基却判定进球有效,随后,图拔与之理论被罚上看台。

而在彼时,鲁能方面已经将比分追至2比3,且大有起势的势头。

很快,李霄鹏被飞铲,鲁能方面多次给予当值主裁判提醒,多基才“勉强”出示黄牌;

巴辛在禁区外对对手犯规,主裁判多基判罚点球,崔鹏抗议染黄;

补时阶段,巴辛和郑智因为不满多基的判罚被直接罚出场外,而当时跟随球队征战的高层韩公政,也因为不满裁判的判罚被请出场外。

“吉达惨案”,就此诞生。

当时的2比7,场面一度极度混乱

并不是为鲁能找借口,那场比赛的某些因素,的确有些匪夷所思。而从当时鲁能小组赛的成绩来看,6战全胜的战绩也的确可以令人为其鼓掌。

那场2比7,绝非仅仅是鲁能的“事”。

健力宝曾经创造历史

鲁能被挡在了4强的大门外,深圳健力宝却创造了历史。在当年的小组赛中,凭借李毅的进球1-0战胜日本磐田喜悦队取得开门红,接着又0-0逼平韩国水原三星队,主客场分别以5-0、2-0大胜印尼嘉莱队。尽管客场0-3不敌磐田喜悦,但是主场1-0战胜水原三星的比赛还是让他们以小组头名的身份进军8强。

深足对阵磐田喜悦时的11名首发

这一切的成绩,还是在当时深足发不出工资的情况下顽强取得。

在8强赛中,健力宝球员面对的是沙特老牌劲旅阿尔阿赫利队。深圳队在客场1-2输给对手的情况下,主场发起绝地反击,先是在90分钟比赛里2-1战胜阿尔阿赫利,将总比分搬为3-3平,接着在加时赛中,李毅又完成了对阿尔阿赫利的绝杀,帮助球队顺利晋级半决赛。

和鲁能一样,千般好不如一次坏。在半决赛的比赛中,深足碰上了阿联酋豪门阿尔艾因,暨亚冠改制元年冠军的获得者。客场崩盘的0比6,让深足球员无法在主场完成惊天逆转,最终排名第三。当然,0比6的那场“惨案”也有着客观因素——门神李雷雷和大头李玮峰无法登场。

两支球队都已一路高歌猛进杀入淘汰赛,同样以一场惨败结束了当年的鏖战。但无论怎样,两支橙衣军团都已经代表着中超球队在洲际赛场上完成了首次亮相。这也使得在后续有越来越多的诸如广州恒大、上海上港、北京国安、上海申花等中超球队在洲际赛场上继续为中国足球“正名”。

发表评论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